“好厉害的少年人。”

唐装男子眼神凝重,暗运气血,去感受前方两道血气的碰撞,心中微微一沉,自语道:“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涩声道:“他是陈元的弟子?还是陈元请来的援手?”

唐装男子没有回话,默然片刻。

少年微微咬牙,迟疑道:“我要跟他打一场。”

唐装男子忙是摇头,说道:“不行!”

少年正要继续说话。

唐装男子咬牙道:“我们回去!”

少年露出不甘之色,道:“为什么?”

唐装男子说道:“你眼下修为处在一个关口,不同其他时候,现在回去,只是暂避锋芒,而不是失败,日后可以卷土重来。如果你跟他交手,正面被他击溃,被他气势所慑,颓丧低落的情绪会更强烈,对你当前修为上的突破,会有很大的阻碍。”

少年倔强地说道:“我不一定会败!我距离那个境地,只差一步之遥,也许他的压力,可以让我迈过这一步!我如果战胜了他,一定可以做到这一步!”

唐装男子苦笑道:“这个年轻人跟你差不多年纪,但他绝对不是刚刚凝成劲力的,他的功夫造诣,其实还要高于陈元和我,你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少年失声道:“什么?”

唐装男子指向那里,继续道:“你仔细看了没有?陈元双脚用劲,微微运动,腰背在细微荡动,不是静止的,明显已经用上了桩功,更用上了他的运力方式,借了大地的力……而那个年轻人,站得平稳,没有借力,全凭蛮力,就跟陈元较力到了这个程度,完全没有落入下风!”

少年面色顿时一变。

陈元已经是使了借力卸力运力的技巧。

而那个跟自己年纪相近的人,却只是凭借蛮力,却没有败给陈元?

这岂不是代表,单凭功夫造诣,身体素质,那个人还要胜过陈元这个正值盛年的鼎盛拳师?

“你明白了?”

唐装男子叹息了声。

他们师徒两个,只认为是那个唐空在藏拙,没有尽力,但却都没有想过,其实是唐空压根就是不懂得借力卸力运力的技巧。

在他们的眼中,因为能够把身体素质练到气血合一的人,功夫造诣必定是极高。

尽管唐空看起来只是少年人,但能够拥有这样的功夫造诣,招式技艺,一定也不浅,绝对是炉火纯青。

——

此时此刻,陈元心中却也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名为唐空的少年难道是从娘胎里就在练功不成?

自己运用上了独门的运力技巧,居然也没能压过这个少年人?

而且这个年轻人,尽管是用尽全力,气血动荡,可却只是动用蛮力,没有用上运力的技巧。

他不相信小小年纪就练出这一身功夫的唐空,会连运力技巧都不懂得。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名为唐空的少年人,没有打算用上运力的技巧。

在这一瞬间,陈元似乎觉得被轻视了一样。

但却又看见唐空的脸上,显得神色凝重,额上渗出汗水,气血滚滚炽热,眼神肃然,对自己没有半分轻视。

“不对!”

“他只是不愿意认输!”

“但他只要用上运力的技巧,就一定能够胜我,可却又不愿意胜我!”

“是了,这里是我的拳馆,他不愿胜,是因为不想落了我的颜面,但也不愿输,是不想落了他师父的颜面?”

“这个少年……”

瞬息之间,陈元心中闪过了一股难言的感激。

实际上胜负已分,只是对方顾虑自己的颜面,给自己一个台阶,眼前以平手为结果,是最好的收场。

陈元升起一种明悟,旋即稍微松了力。

唐空用尽全力,却发觉对方忽然间松了少许,他没来得及收力,顿时把对方手掌捏得咔擦作响,当下陈元的脸都青了。

但这一瞬间,唐空也已明白,对方不愿再较力,当下也就松了力气。

两人各自松开。

令人屏息的锋芒,渐渐消去。

两人松了手,只觉手掌疼痛,皮肤也惨白无色,但都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

“好本事。”

陈元发自内心地赞赏,正要开口,却看见大门口的数十人,其中两个身影,显得颇为扎眼。

他怔了一下,认出那是老对手,神色顿时凝重。

然而门口的唐装中年男子,却收回了目光,看向了他身旁的弟子。

“这个人……”

那少年忽然觉得口干舌燥,他梦寐以求的,就是气血合一,劲力相随的境界。

但是那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却已经进入了这个境界,并且还要更高于浸淫在这个境界十几年的壮年拳师!

少年自觉练功进步快得惊人,哪怕放在京都杨氏八极门,也是少见的进步速度,放回到庆城这小地方,自然是蛟龙观看池塘一样。

这一次归来,本是看不上这些同辈的小鱼小虾。

但却没有想到,眼前居然出现了一条真龙!

“走。”

唐装男子叹道:“你通骨拳大成的路,已经不能走无敌的道路,只能走另一条路了。”

少年心有不甘,终究是点了点头。

无敌的信念,已经被击破了。

在庆城之中,眼前那个同龄人,就远胜于自己。

——

陈元看见对手来了,心中凝重,但与唐空较力之后,对于唐空也颇有信心,倒没有多么慌乱,正准备去迎这踢馆的对头。

却没有想到,那老对手带着他的弟子,掉头回去了。

陈元先是一怔,然后就明白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必定是他跟唐空两人较力之时,正好被老对手和他的真传弟子看见了,所以惊走了他们!

就在这一瞬间,陈元心中蓦然闪过一句话来。

不战而屈人之兵!

“果然英雄出少年。”

陈元徐徐吐出口气,颇为感慨,偏头说道:“元飞,让财务那边准备报酬。”

汪元飞十分错愕,却也只是点了点头,深深看了唐空一眼,转身就走。

而唐空甩了甩还有些酸疼的手掌,疑惑道:“不是说还要考校本事的么?而且我还没打赢比赛,怎么就给钱了?”

陈元笑道:“你这样的功夫造诣,不亚于我,何须试探?之前是陈某人失了礼数,在这里陪个不是。至于那比赛的事情,刚才你的对手来过了,也被你惊走了,眼下你已经不战而胜。”

“???”

唐空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我特么不就只是跟你握了个手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