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是哪里来的杂种,敢在我们三公子面前撒野?”一个灵劫境率先开口,气息笼罩住了李元。

“不知死活,等我杀了你,破了你的元婴,你就知道惹毛三公子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了。”另外一个灵劫境也开口,眼中带着凶光。

他们一眼就能看透李元的境界,紫府境元婴层次,对他们来说,紫府境不过是小孩子而已。

“是么?”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李元双目忽然一凝,身形之中冲出了滔天的剑意。一瞬间,所有剑意又消失于无形。

一抹剑心出现,然后宛如流光般闪了过去。

“噗!”、两道血光闪烁,开口的那两个灵劫境修者还没有感应到任何危险,就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眉心一亮。

“怎么会、”

“我、我死了?”两个灵劫境高手,全部都睁大着眼睛,他们的眉心位置有一道血痕,清晰入目。

至于他们的灵魂,则是被一抹剑光一瞬间给崩碎了。纵然是神仙在世,也无法挽救他们的性命。

“剑心?”微微地抬头,谭轻星露出了一丝讶异的神色。

众所周知,剑修是极为困难的。特别是领会剑之境界,难如登天。能够领悟剑心,就是在剑道上有极高的造诣。

只不过一般的剑修都是剑不离身,大都将长剑背负在身后。像李元这样的,也是不多见的。

他哪知道,李元不是不想背剑,只不过他的火牙剑已经碎了。一时间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剑。

背负长剑,能够时刻培养自身与剑的默契,能够更好的感悟剑之境界。若非无奈,剑修岂能不随身背负兵器?

“两个舌燥的家伙,死了该安静一些了吧?”李元淡淡地笑了笑,然后看向了剩下的五个灵劫境,还有那个所谓的三公子。

“你们几个,自废修为,我让你们离去。助纣为虐,需要付出代价。”李元眼中杀机一闪,开口说道。

“不好,赶紧通知我大哥他们,还有我爹!”三公子惊呼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恐惧之色。

面对那无形的杀机,他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自己是如此无助。以前骄纵跋扈,都是有一帮高手在边上帮他解决。

可是今天,他带来的高手无声无息就死了两个。这还不止,那青年散发出来的气息太恐怖了,让另外五个灵劫境连动都不敢动。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让人去求援之后,段成河又指着李元,朝那五个灵劫境修者喊了起来。

“你闭嘴。”轻轻的三个字,李元恼怒地看了一眼段成河,眼中两道锐利光芒瞬间刺出。

“轰隆!”段成河的身形猛地一颤,然后整个人软软地朝地上躺了下去。

双目无神,瞳孔放大。生机迅速地流逝,体温也渐渐地变冷。仅仅是两道眼神而已,这位段三公子就扛不住,灵魂彻底被震碎了。

“杀你这样的人,还真是有些丢人。”李元忍不住唾弃了一句,然后随意地看向了那五个灵劫境修者。

“是你们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们?”他开口说着,身上的气势骤然提升了起来,磅礴之势压出。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就是。难道说,你还能挡住我们五个人的攻击不成?”

“少废话,给我杀!”

“对!杀了他!”

“动手!”五人先后开口,然后身形迅速地分开,朝李元迅速接近。磅礴的能量,还有道法之力轰然笼罩下来。

“是谁杀我弟?”骤然,在数千里之外,一声咆哮响了起来,然后是一股强烈的凶煞气势冲出。

“三弟,二哥一定为你报仇!”又是一声怒吼,然后同样是一股煞气冲出。

“动我儿子,就算丹器殿我也不会放过!”一声狂吼,声势比之前那两人庞大了许多。然后一道道身形迅速从那巨大的府邸之中冲出,朝丹器殿方向直冲过来。

“剑落黄昏,明心!”轻轻地喊出了几个字,对于远处的咆哮声音置若罔闻,李元的嘴角依旧带着从容的笑。

“咻!”一抹抹剑光出现,然后一分为五,刹那间就穿过了空间,穿透了五个一步灵劫境修者的身躯。

论剑道境界,今时今日,李元可以说是达到了宗师层次。他的剑心,玄妙无比。再加上那种灵魂的震荡,一步灵劫境根本无法抗衡。

“我的血脉,不!”

“不,你真的废了我、”、凄厉的喊声响了起来,五个灵劫境修者面如死灰地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恐惧,面对日后的生活,他们想想就感觉到梦魇加身。往日的仇人,或许都会一拥而上,让他们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死去。

“这就是下场,我说过,我只废了你们。”李元眼神凌厉地说道。

虽然他是代替谭轻星出手,不过有些人是不需要对他们客气的。就像这群助纣为虐的灵劫境。

在之前,他和谭轻星的闲谈之中,就已经了解到了这段三公子的作为。所以,出手丝毫不手软。

“咻!”、一道道身形破空而来,转眼间足足有将近二十个灵劫境修者降落到了丹器殿的大门之外。

为首的是一个威武中年,双目如炬,气息充满了凶煞。他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之后,眼中骤然杀意冲天。

“三弟!”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看到地上躺着的尖嘴猴腮青年之后,喊了一声,便也冲出了煞气。

“你们敢动我段家的人,都该杀!”还有一个青年,也是满身狂暴气息地锁定住了李元和丹器殿等人。

一直沉默的中年抬起了眼睛,丝丝的血色从中闪现出来。他抬手阻止了身后的两个青年,然后看向谭轻星。

他道:“我知道你是青州之中丹器殿的高层。不过你杀我的儿子,我段启封绝对不会容忍你活下去。”

“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在我面前自裁,我便放过你们丹器殿的这些人。要不然,丹器殿从此在山海城除名。”

霸道的语气,和那种强烈的杀意,这中年的目光死死盯着谭轻星。

谭轻星轻轻地笑了笑,然后看向了中年身后的一个全身都套在黑袍之中的人影,笑道:“我想你今日敢说这话的依仗,应该就是这位吧?”

眼中忽然精光一闪,谭轻星语气凌厉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人是魔修,而且是一尊傀儡!邪魔傀儡术!”

听到最后的五个字,李元的身躯忽然一震。然后仔细地扫视着那黑袍之中的人影,暗道果然自己感应不到对方身上有丝毫的气息。

他不由地皱了皱眉头,然后看着段启封,开口问道:“邪魔傀儡术,你和罗晨曦是什么关系?”

“你知道罗晨曦?”段启封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罗晨曦找他联盟,这事情绝对没有人知道。而眼前的这个青年,从何得知?

“原来如此?他这是在找帮手。”李元见到段启封的神色,就知道这人恐怕是被罗晨曦利用和蒙蔽了。

“小子废话太多。”轻轻地一句话,然后段启封猛地挥手,一道透着寒意的道法之力瞬间朝李元笼罩而下。

“轰!”磅礴的能量,冲击到了李元的身上。

脚下退出了几步,李元便稳稳地站在了地上。如今,他的金岩之身已经冲破了紫府境的桎梏,达到灵劫境层次。寻常的攻击,根本无法奈何他。

更何况,他的身上同样有着道法之力。魔道道法之力,还有剑道道法之力,两种道法之力,绝对不比段启封的道法之力弱。

“嗯?”段启封扫了一眼李元,不屑地对谭轻星说道:“你认为我要杀人,你还能真的救下来不成?告诉你,今日,我要拆了你这丹器殿,谁都拦不住我。”

李元毫发无损,段启封首先怀疑的就是谭轻星救了后者。殊不知,李元凭借自己的实力,就完全能与他一战。

“魔傀,给我动手。还有你们,把丹器殿的所有人都给我杀了。”一挥手,段启封号令手下,准备攻击。

见到这一幕,李元嘴角咧起了一抹笑容。

他看着段启封,淡淡说道:“这么说来,这位段城主是想要靠自己那边高手多,屠戮我等了?”

“废话,有种你也叫上一群灵劫境帮你。”段二公子怒斥一声,然后气势汹汹地朝李元冲了过来。

“哈哈!”大笑两声,李元高声说道:“也罢!我就如你们所愿。”

一句话后,他直接朝天长啸:“四卫何在?”

“城主,佟龙在!”

“城主,申屠烈月在!”

“城主,穆棱在!”

“城主,悳赢在!”

四声充满了雄厚气息的声音响起,然后四面八方一道道身形从半空之中冲来,转瞬间就已经来到了丹器殿的上空。

“这、”当看到这么多的灵劫境高手出现,段启封开口只说了一个字,然后表情彻底地凝固。

“灵劫境,全部都是灵劫境!”那段二公子也不可思议地看着,然后脸上慢慢地出现了一丝绝望之色。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如此多的灵劫?”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难道是天君的门徒?完了,我们完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