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桌上,马茶给王武强讲了一个人生道理,说人面对任何事情,不能过分高兴,不能过分悲伤,不要有过度的感情,对待任何事物,不可多分依恋,人的感情需要不断调整到最佳状态,感情,应当取适当为妙。

王武强听马茶说的这般有力,细细思量,只觉很有一番哲理,便低头不语。良久,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马茶拿起一撮葡萄干,放入口中,嚼了嚼,喝下一杯酒,他又用杯中酒做比喻,说人对待任何事物,都要有适中的态度,就像杯中的液体,如果是白水,则寡而无味,如果是烈酒,则喝多伤身,杯中液体,要取适合自己的,喝酒,也要适度。

马茶的意思王武强听出来了,他是要王武强不能对胡小沫感情投入太深,对方还没有表示是否接受他的感情呢,甚至很讨厌他,他全都不管,一个人沉浸在幻想的胡小沫的魅力中,一厢情愿,一己投入自己导演的感情漩涡中,不能自拔,到头来,只能怪自己没有调整好自己。

王武强不停地喝酒,喝醉了,他就抓了一把葡萄干,放入口中,往后一仰,倒在榻上,闭着眼睛,嚼着葡萄干,他似乎在思考马茶刚才说过的话,他在调整自己的心态,叫自己不要太感情用事。

马茶的话,王武强都听进去了,马茶劝说王武强,若是有一天,见到小火、小沫二人,不可加害于他们,以后在天水城,要多做善事。禁止作恶,做一个善良的人。

王武强听马茶说的恳切,便答应下来。王武强想要跟马茶结拜兄弟,但马茶不讲究这些繁文缛节,不愿意做这些结拜、歃血为盟等事。王武强知马茶是光明磊落之人。不像一些人蝇营狗苟、结党营私,便不再言及与马茶结拜之事。

这王武强喝醉了酒,他要回去,门口早有他的手下扶起他,将他送进出租车,出租车载着王武强。去了王武强的居所。

马茶送出王武强,目送王武强走后,再次回到艺术世界,这艺术世界中的艺术品引起马茶的兴趣,那边茶几上的葡萄干和瓜子还没有吃完。马茶走过去拿起葡萄干跟瓜子,吃着葡萄干、瓜子,欣赏着艺术品。

然后,马茶来到男画家面前,告诉男画家,做生意,要讲究良心,不可将一些假画、烂画以次充好。从中牟利。男画家见马茶骨骼精奇、仪表不凡,听他说话又是这般微言大义,就一一答应下来。

马茶从艺术世界走出来。路上遇到小冰,小冰说要来艺术世界找小摔,马茶问小摔不在他的居所吗?

那小冰回答说,小摔一早就收拾东西走了。

小摔自打听小火说杨冬就在天水城周围的山中,他就燃起了寻找杨冬的热情。小摔自己看过一些侦探类和法术类的书籍,自认为自己的法术和刑侦不说天下第一。起码也是天下第二,就一个人踏上了寻找要犯杨冬的路途。小摔发誓要找到罪犯杨冬。要活捉杨冬,交给公安机关。以谢天下。小摔还说过,如果跟杨冬发生冲突,他就运用自己学过的法术,战胜杨冬,割下杨冬首级,提头来见天水城百姓,将那人头,挂起在旗杆上头,枭首示众。

小摔豪情满怀,不告而别,他就这样走了,他走了,小冰来艺术世界找马茶,正要告诉马茶小摔离去的事情。

小火和小沫私奔了,小摔怀揣着梦想和他的梦想私奔了,三个诗人,如今只剩下小冰一个人跟着马茶了。

马茶叫来小弟,现在马茶身边有两个需要他保护的人,小弟和小冰。小弟是马茶的表弟,小冰是著名的诗人,马茶决定保护好表弟和诗人,不让他们葬身兽口。

小弟在玻璃店干过,在玻璃店见过一些工艺玻璃,这一次马茶要他到艺术世界看看艺术世界里的工艺玻璃,这时的艺术世界,不如之前的艺术世界,内种所陈列的工艺玻璃也不如之前的工艺玻璃美丽,但小弟进入艺术世界后,看了这里的艺术玻璃,还是大为惊叹,这里的艺术玻璃,那种绚烂的美感,深深震撼了小弟。

小弟从这艺术世界中出来后,感叹胡小沫放弃艺术世界,实乃可惜,跟小火私奔,实乃愚痴。

马茶笑小弟,说小弟,你哪晓得爱情,小火和小沫是为了爱情私奔的。

小弟不太理解胡小沫,也不理解小火,他不理解他们俩,小弟从艺术世界出来,感觉自己灵魂被洗涤了。

小冰也去看了艺术世界里的作品,他从艺术世界里出来后,有一个感觉,他感觉以前自己对很多事情的认识都是粗浅的,当时自己的内心多鲁莽,对一个事物的认识也是鲁莽而不细致的,他看了艺术世界中的作品,重新调整了他对一些艺术品包括生活的看法,他感觉自己有所成长,至少对事物的认识不那么粗浅了。

人总是在成长,小冰也在成长,他对艺术作品的认识,他对生活、人生的认识,他对友谊的认识,他对青春的认识,这些认识,会随着时间的改变有所变化,他对这一切的认识,过去的时候,都很粗浅,而现在呢,他对事物的认识细致多了,很多艺术品的细节,生活中的细节,小冰都能够认识到了,这就是他的成长。

但小冰不满足于这些成长,他也想竖立自己的一个梦想,这个梦想不能跟诗词有关,他不想一辈子老写诗,他也想干干其他的事情。

无疑小冰是爱诗的,他爱诗,但他不想一辈子都写诗,他不想写一辈子诗,他想让生命十分丰富,不能每天总是想着写诗写诗,这样不好。

可小冰在诗词之外又找不到自己能干、肯干的事情,他实在是找不到,除了写诗,其他的东西,小冰也不会,做块豆腐他也不会做,白活了。

小冰从艺术世界出来后,就在思考自己诗词之外的发展空间,他是相信自己的,相信自己不是只会写诗。

小冰看过艺术世界后就爱上了艺术世界,就像王武强看过胡小沫之后就爱上了胡小沫一样。

小冰心里开始萌芽一个事情,他希望将来的自己也能够拥有一个艺术世界,在艺术世界里,放着自己十分喜欢的艺术品,和这里的艺术世界不同的是,将来自己的艺术世界中艺术品是不出售的,只能供人观看欣赏。

到那时,小冰可以在他自己的艺术世界中,欣赏自己的艺术品,在艺术世界中,写诗或者写其他东西。

那些曾经骂自己是傻**的人,也可以到艺术世界里看看,小冰不求那些骂自己的人到时候多崇敬自己,只求那些人不再骂自己就行了。

小冰心里计划着这些事情,他开始惶恐,他感觉以他的能力,是建立不起这样一个艺术世界的,艺术世界里的艺术品都是需要花钱买的,不要说那么多件艺术品,就是一件艺术品,把小冰身上的肉卖了血卖了也是买不了一件的。

小冰开始对人生感到失望,他对自己的处境感到失望,他内心失落,他出行都要靠马茶保护,哪一天马茶有事,去法宝店料理他的生意了,小冰该怎么办呢?难道再跟着马茶去法宝店不成?

小冰曾经经历过十分悲惨的人生,他的爷爷奶奶早就死了,他根本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他的爸爸和妈妈也很早就死了,他成为一个悲伤的孩子。

悲伤的小冰当时是一个悲伤的孩子,他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悲伤的人,他想要写诗,表达自己的悲伤,他想,将来做一个悲伤的诗人,让世人知道自己有多悲伤。

目下的小冰,已经是一个著名的诗人了,他不再想每天写诗,什么好吃,也不能天天吃,天天吃也腻,他需要寻找一些诗词之外的事情做,他要尽快让自己的生活丰富起来。

小冰感到生活无趣,就去买了些东西来吃,菜市场内有卖东西的,小冰就是在那里买的东西,小冰还在那里买了一桶大米酒,那么清澈的酒,度数是五十度。

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冰给自己倒了半杯酒,平日冲咖啡的杯子,现在用来倒酒,倒了半杯,不少了。

小冰拿起一个橘红颜色的杏干,放在嘴里嚼,这杏干,颜色倒还鲜亮,味道中有一点酸,甜味不大,整个杏做的杏干,吃起来还可以。

他又拿起一个杏核,这杏核像瓜子一样,不过,普通瓜子是闭着嘴的,这杏核是张开嘴的,咬一下这杏核,就咬开了杏核,就能吃到里面略带咸味的杏仁,杏仁很香,这种香,耐人寻味。

小冰拿起四粒蓝莓干,蓝莓干呈现黑色,样子像葡萄干,吃在嘴里,却同葡萄干的味道不一样。

小冰又拿起一颗蜜枣,放在嘴里,吃着,他小时候吃过蜜枣,这一次他买的蜜枣,没有小时候的甜,不过很好吃,小时候吃的蜜枣,太甜了,或许当时自己口味淡,吃了蜜枣,感觉太甜了。

小冰又拿起一颗干炒的松子,一嗑,吃到了松子仁,松子的味道还行,他吃着松子,就能想到松树,还有松树上的松鼠。

小冰吃过这些东西,挨着吃了一遍,然后喝了一口大米酒。他感觉很快乐。原来,生活的快乐就是这么来的。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宝谛独辉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八百八十五章艺术世界五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