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有什么比最想练习法术的时候练习法术更有意思了,最想吃饭的时候吃饭,最想睡觉的时候睡觉,这就是很多人理解的幸福。事实也的确如此,要是最想睡觉的时候让你去跑步,最想吃饭的时候让你去大便,最想学习的时候让你去不务正业,你自己会厌恶的。所以做什么事情都有个秩序,这就如同多少年以前的细雨湖畔,人们行走呀什么的,都是很有秩序的,秩序是一种智慧。做事情没有秩序,这个人就是欠缺智慧的,至少是在这个时候这件事情上缺少智慧。

那么牛驴等可以说是有智慧的,不说智慧有多么高吧,起码是有智慧的,他们在最想练的时候,练了。

猫在高兴的时候会竖起尾巴或咕噜咕噜叫,人在高兴时,叽叽喳喳地说话就等同于咕噜咕噜叫,人高兴得过头,也会竖起尾巴,把尾巴高高地翘起,不把它夹起来。

牛驴等都翘起尾巴,他们心里这样想:都在五灵山闯荡好多时候了,这五灵山的花花草草也都认识啦,没有什么不熟悉的地方,没有什么不熟悉的猛兽,去跟那些猛兽对抗,战胜猛兽,再容易不过啦。

牛驴:“你们对战胜那些猛兽有信心吗?虽然它们是比较厉害的猛兽。那种黑色的乾坤子,有个儿大的,比人要高出一倍,这种乾坤子,是比较厉害,可是咱们的本领也是不容忽视的。”

黑星:“不怕不怕,不怕。谁有说过怕吗?没有吧?而且我总结了,对待一切敌,要分析敌,了解敌,战胜敌。对人其实也是这个道理,要分析一切人,了解一切人,战胜一切人。”跑上一块石头,又跳下来,生龙活虎的样子。

牛驴:“嗯。小伙子挺喜欢运动。过会儿看看你对付乾坤子怎么样,咱们本领固然厉害,可是乾坤子对抗我们,我们也要多加防备。不可轻敌。很多时候。失败就是因为轻视了对手。”

白星:“听见了吧黑星,你牛驴叔叔说的都是很有道理的,也不说让你全部都听进去。你批判地继承总可以吧。”

已经说了一会儿话啦,那乾坤子也该出现了,也不能老说话,老说话就没有意思啦,总该战斗一会儿,让气氛热烈一些,才有些趣味。

那乾坤子就跳出来,是当空跳出来的,由于它的速度很快,这三个人根本就不晓得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跳出来的,乾坤子在高空中,猛地张了口,一团透明的松脂一样的东西流下来,这是乾坤子的毒液,这乾坤子,吐出的毒液开始往三个人的身体上蔓延,幸亏牛驴有法术球阻挡,那毒液没有侵害到牛驴,可是黑星和白星都未及防备,就中了乾坤子的毒液,他们的脸马上绿了,然后变成深绿色,然后变成深蓝色,然后变成白色,然后变成黑色,然后就变得很僵硬。

牛驴一看旁边的两个人都倒在地上,那脸丑的都不能看了,牛驴都想吐呢,太难看啦,他顾不得吐,就挥动他泛着蓝光的高档武器,那武器也不知叫个什么名字,不是刀,却要比刀威猛,不是剑,却要比剑锋利,不是棍,却要比棍刚猛,不是斧,却要比斧凌厉,就是那么个武器,那么个神奇的武器,从牛驴手中窜出来,那武器猛然击打在那个高大的乾坤子身上,乾坤子承受了牛驴的击打。这一击,可不了得,在数秒之内,就猛烈地击打了十下,这十下干的,都快把乾坤子干倒了。

牛驴拎着黑星和白星,左右各一个人,这么拎着往前跑,他要跑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带,要是再出现一只乾坤子,个头还是这么大,自己即便是能够对抗,可这黑星和白星怎么办,他们此时不会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万一没有死,再给乾坤子弄死,就惨了,即便死了,万一弄得一堆碎肉,那就更惨了。牛驴拎着黑星和白星,一路跑到嫩嫩的草地上,把他们放下来。

这草地上传来欢笑的声音,牛驴转身去看,原来是一群人在做游戏。这些人怎么做游戏呢?分成三个组,每个组都围成一个圈,开始的时候,所有人的双手都放到左边一个人的肩膀旁,队长数一、二、三之后,所有人都拍左边人的肩膀一下,再转过来拍右边人的一下肩膀,然后双手在自己前面,弯腰拍一下,口中喊“我”字。接着,所有人拍左边人的肩膀两下,再转过来拍右边人的肩膀两下,然后在自己的前面用双手拍两下,同时喊出“我们”,如此这般,一共拍到六下,喊完“我们是最棒的”为止。这个游戏能增进大家的亲密感,是个提升自我自信力的很好的方法。按照这个方法训练,可以增加相互之间的友好度。这个游戏结束后,训练员公布了成绩。

这是第一个游戏,接着,他们玩第二个游戏。在草地上分三组摆上写有数字的卡片,卡片是扣着的,离卡片一百米的队友需要从起跑线跑到卡片处,翻一张卡片,如果是一,就不扣下,是其它数字,就扣下,直到翻出来一。翻出一,就要把二翻出来,接着翻三,必须是按数字顺序翻出卡片,如果翻出的卡片没能和已翻出的卡片形成数字顺序,就要扣下,跑回起跑线,和起跑线处的欲跑队员拍手,这个队员跑过去翻卡片,然后再跑回来,下一个队友接着跑过去翻卡片。如此,将所有卡片都按照数字顺序翻过来,用时最短者获胜。这个比赛结束后,训练员公布了成绩。

接下来,又要开始第三个项目。这个项目比较危险,首先有一个铁架子,一个人爬上铁架子,双手交叉放于胸前,教练员用一根绳索捆住他的双手,让他站立在架子边沿,准备后仰倒下。架子下面,有一队人,膝盖相抵,双臂伸出,头往后仰,形成一个人手臂做成的床,准备接住后仰倒下的人,男男女女队员都依次上去,问“准备好了吗?”下面人喊“准备好了”,上面的喊“一二三”,就倒下去,下面的人将倒下的人接住。这个游戏,比较危险,它可以增加人相互之间的信任度,增强协作能力,增加集体意识,是团队训练的好方法。

然后是第四个游戏。第四个游戏是爬墙,就是一堵四米高的墙,这个游戏是海上遇难的模拟,模拟海上遇难时,所有人往一艘船上逃生,因为没有任何工具,只能架人梯,所有队员在四米高的铁墙下面,依次踩人梯上去,上面有人拉,拉住手腕,然后拉住腿,把一个个人拉上去,最后一个人,拉住倒挂的人的双手,然后一点点上去。

这些游戏,有的有一定危险性,所以旁边有医生,万一有什么情况,医生就可以帮忙。牛驴看到这里有医生,就赶紧去告诉这里的这个医生,说这个地方有两个人,受了伤,中了毒,看能不能挽救他们的生命。

医生跟着牛驴来到白星和黑星旁边,医生蹲下来,看了看两人的情况。

医生:“他们是中了乾坤子的毒,这毒很厉害,一日不治,便不能治,就死了。”

牛驴:“那您给想想办法吧,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不能没有他们,他们是我的很好的朋友,你一定救救他们啊。”

医生:“有红包吗?”

牛驴:“什么红包?”

医生:“你连红包也不懂?这两个人,我可以治好,一人收取一千小说币,总共是两千小说币。你确定要置于他们吗?”

牛驴:“能救活他们,比什么都强。”

医生伸手,用银针去刺两人的穴位,两人的穴位被扎,然后医生施展法术,毒液就从扎针的地方流淌出来。稍定片刻,黑星和白星醒了。

牛驴:“你们没事吧?没事吧?”

“没事能躺着吗?”黑星,“没事的话,刚才的医生是干什么的?是义务治疗吗?”

牛驴:“你们两个,一共花了我两千小说币,不算多,只要能救活你们,比什么都强。这次你们来找我,非要缠着我,要我带你们到危险的地方,这次可是带你们到了,可是你们表现一点儿也不出色,你们差点就没有命了。你们想想,后怕吗?”

黑星回忆战斗时的情景,当时那乾坤子真的是很厉害,它嘴里吐出来的东西,太让人难受了,我就感觉整个人都要变成僵尸了。

黑星虽然毒素已经排空,可对乾坤子毒液的那种痛苦记忆还在,他想起来时,还是会一哆嗦。白星看出黑星的恐惧,就拉住黑星:“不要想太多,那边有做游戏的,怎么还跑过来跑过去,是老鹰捉小鸡吗,我们一起去玩儿吧?”

黑星还是在那种阴影中,无法走出来,白星拉了拉黑星:“想什么呢?老鹰捉小鸡你要不要玩儿,要不要玩儿啊?”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