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老夫人姿态拿捏的应了声,接过了茶。

这茶刚喝进嘴里,只见她噗的一声尽数喷了出来,手里的杯子茶水翻腾了一地。

“你……你!”老夫人气急,连指着沈云疏骂道,“你竟敢拿这么烫的茶水来给我喝!这是要谋害我不成?”

沈云疏看着老太太气急败坏的模样,下意识环视了一圈。

元振的妻子柳惠茹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反而倒是柳惠茹的侄女,柳婷儿。

在沈云疏看她的时候,刚好也在看沈云疏……

仅仅是对视了一眼,沈云疏就看到了她眼底是藏不住的挑衅和张扬。

元锦程的表妹,呵!这茶怕就是她安排的吧!

到了待嫁年纪却赖在元府,深得老夫人和柳惠茹的喜欢。

原主是刚过门的小媳妇又没有和她结下梁子,唯一能解释的理由!

柳婷儿想做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表妹,而是元锦程的妻子!

见沈云疏漫不经心的四处乱瞟,完全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老夫人愈发的恼怒,竟拿起一旁的拄杖直接给了沈云疏一杖。

沈云疏背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看着老太太第二杖就要落下,小爆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他站起身,一把抓住了拄杖,脸色冷的吓人。

老夫人没想到沈云疏竟然会反抗,擒着拄杖的一端竟是连抽都抽不回来半分。

加上沈云疏较高的身形给老太太形成了压迫感,老太太气的往回一坐,坐在凳子上连连嚎叫。

“诶!我这乖孙是娶了个什么野蛮女人哦!不尊长辈,不尽孝道,我……我要锦程休了你!休了你!”

“休了最好!”沈云疏巴不得元锦程休了他。

“这是怎么了?”一道低沉清雅的声音响起。

一道俊逸的身影走进了内厅,他身穿月白常服,容貌平平,算有几分俊雅,但唯独那一双目熠熠生辉,似藏着日月星辰,璀璨动人,就这一双眼睛使得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

这双眼极好看……

沈云疏不是颜控,但却盯着元锦程发呆了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元锦程看到他素未谋面的小娇妻,竟看自己看痴了,不免觉得有些可爱。

“祖母,云疏才来府中不久,一时间不习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孙儿给您赔不是了,还望您消消气!”

元锦程开了口,老夫人也不好再发作。

毕竟小夫妻俩才成亲,新婚燕尔,总不能真让锦程休了她。

“罢了罢了,你将她带下去好好调教,省的在这里惹我生气!”

“孙儿多谢祖母!”

元锦程对着沈云疏微微一笑,温柔的将他的手从拄拐上拿开,然后轻轻握在手心里。

就这样,沈云疏迷迷糊糊的被元锦程牵出了内厅。

回到东院,沈云疏才反应过来,迅速的挣脱了元锦程的手,一溜烟的跑回了房里,顺带着把桃枝也关在了门外。

元锦程轻扣门,耐心问道。

“娘子可是生气了?”

沈云疏内心:呸!谁是你娘子!老子是男的!男的!

诶,好愁人!又不能说破身份,又接受不了这种你侬我侬。

要是元锦程知道了他是男的,再想到他自己这么情意绵绵,该得多恶心。

“先把门打开,我们谈谈好吗。”

这毕竟是人家的家里,沈云疏也不好把元锦程一直关在外面。

“进来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